4008-888-888

13588888888

产品展示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
联系方式:4008-888-888
公司传真:+86-123-4567
手机:13588888888

保护洱海人人有责但强行铲除农民种的大蒜合适

来源:未知作者:时时彩 日期:2018/11/11 09:36 浏览:

  这几天云南大理洱源县在网络上成为了热点,有多位网友反映,洱源当地政府准备以农药化肥污染洱海为由,强行铲除老百姓已经种植的大蒜。一份大理《“七大行动”督查整改通知》文件要求:快速行动,广泛宣传,在全市范围全面禁止种植大蒜。而可查到的公开资料显示,大蒜是洱源县重要的经济作物,当地农民种植已有20年之久。如今,大蒜说铲就铲,农民的收入从何而来?而大蒜种植又真的会对给洱海的环境带来不好的影响么

  随着雨季的来临,生活生产污水和农业灌溉双重污染加重洱海污染负荷,入湖水质大幅下降。为破解洱海流域农业面源污染防控难题,大理州州委常委会决议,开展洱海流域农业面源污染综合防治工作,其中包括在对洱海水质影响较大的下关和洱源两个县市,引导农户拔除田间长势良好的大蒜,削减农业面源污染负荷

  几份流传出来的禁种大蒜通知书显示,大蒜是高需肥水作物,有意向种植大蒜的农户及时向洱海流域外转移种植,并调整种植业结构,降低化肥和农业使用量

  大理利寿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今年7月在凤羽镇白米村流转的土地上种植了40亩大蒜,公司负责人肖晶说,已组织人手拔除田间长势良好的大蒜

  “由于大蒜的种植,面源污染较为严重,响应政府的号召,我们将已种40亩的大蒜,组织工人进行铲除。虽然我公司种植有部分亏损,但是作为一个大理人,为了保护好洱海,保护我们的家园,我们公司有义务有责任积极的作出一些贡献。”

  凤羽镇白米村党总支书记杨跃伟说,“我们白米村委会政策宣传到位、入户到位。从8月份开始组织了村民小组到‘三委’班子和部分代表的会议,多次讲解保护洱海、提升水质、改善环境等等这些方面。下一步,我们村委会将认真落实工作,让群众家喻户晓,认真排查预留蒜种、自繁蒜种等,让群众自觉改种其它以蚕豆为主的这些品种。 ”

  大理的湾桥镇同样如此。大蒜种植是该镇甸中村的传统产业,很多农户早早就买回蒜种完成播种。甸中村委会南甸村二组组长杨寿雄说,村里打平了21亩左右的大蒜,禁种大蒜,把种下去的大蒜都打平、挖掉,都是支持政府的工作:“我们村民积极支持政府保护洱海(工作)”

  可查公开报道显示,截至9月26日,大理市共回收蒜种近1200吨,已铲除种植面积180多亩。大理州农业局副局长李月秋说,铲除是有补偿的。一份补偿方案中写到,全面禁种大蒜签订协议的每亩补助1200元,每亩蒜种回购补助600元。“我们实行生态奖补、生态补偿这个形式,让老百姓进行改种其它农作物。转型的话,因为我们去年两个县市有12.36万亩嘛。补偿方案洱源县和大理市都有政策。”

  然而,对于这项意在保护洱海生态的政策,当地农民似乎并不像基层政府所述“一片支持”。一位洱源县种植户说:大蒜行情好的时候,一亩地至少能卖两万块钱,“因为洱源县的有些镇今年早种下了大蒜,现在苗已经冒出来有筷子这么高了,然后政府给铲除了。今年市场上算中的价格是200元一袋,政府的补偿是按80-100元一袋,然后在每亩补偿600元,这个是远远不够的。老百姓都有点亏钱进去了。”

  一些强行铲除的视频和图片还被发在了网络上,有云南当地网友质疑:保护洱海,人人有责,但是今年8月才有当地政府的人宣传禁种大蒜作物,老百姓在这之前已经把蒜种买好,9月10日左右,老百姓陆续把蒜种下,也没有人硬性要求,但如今强行把已经生长的大蒜挖出来,行政过程是不是有些简单粗暴?当地农业部门为何没能提前做好规划?记者拨通大理州农业局局长李跃兴的电话

  “有些民间炒作的东西,我也不赞同,但是我也不好说,有些说法是党委政府决策部署,我们要为党委政府做好服务、疏导群众工作,但是对于一个事情的认识,肯定有差别。”

  一位参与大蒜铲除工作的领导向中国之声表示,在禁种大蒜这个工作上,相关政府部门在时间、节令上掌握得不好,确实导致农民对此产生情绪,如果能在农民购种、种植前进行要求和疏导,而不是等到苗长出来再拔,行政决策效果可能就会不一样

  对于洱源、下关拔除大蒜一事,人们还有第二个疑问:大蒜种植对洱海的污染究竟有多大?洱源县县委副书记、扶贫总队长龚飞回应说:“本来就是种大蒜跟洱海水的污染,按道理应该是说可以避免的,但是因为我们农村里头在种大蒜的时候用了过多的化肥、农药。它有个数据,种大蒜施用的化肥只有10%肥被大蒜吸收,其余的90%其实是随着灌溉用水被溶解到水里面,最后流到河里,最汇到洱海里。”

  另外,今年初夏当地大蒜销量不好,7万吨大蒜滞销,当地也在考虑引导农民转型升级。西甸村党总支书记杨茂芬在此前的一个报道中说:“今年价格不理想,可明年还得种,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方法。”她希望与省外公司谈合作,拿出一部分土地做观光农业,适当改变较为单一的产业结构。禁种可能也被当成了一个转型契机

  但眼前的问题是,突然之间铲除,农民接下来靠什么生活?龚飞说,县里已经在洽谈引导老百姓种植中草药及藜麦等高经济效益作物

  “在我们种大蒜面积最广的牛街和三营种一万亩的中草药,对大蒜的替代种植就非常有帮助了。种植中草药经济收益也会超过种大蒜的。第二个我们要把这个黑龙江五常大米的生态种植技术引进来,我们种藜麦这样一种高效的这个农作物,我引进这个团队,你按照我的技术来中,他们来保底100元每公斤的收购掉,提供种子、肥料,你来种。而且五常大米的有机生态种植大幅度的减少无机化肥和农药的使用,想尽一切办法推广新科技。总之一条就是引导农民转型升级,禁种大蒜,但是我们要确保农民的利润。”

  面对生态保护,经济转型升级是必经之路,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政府的行政决策,无论是引导还是实施,都不能简单粗暴、一蹴而就

  “特别是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时候,你应该在决策开始就应该告知——我们今年保护生态,限制种大蒜。新时代我们的发展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大蒜是当地重要的作物,更应该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几个月以后你再铲除,不仅仅是简单粗暴,而是没有把群众利益真正放在心上。”



相关推荐:



时时彩
电话
短信
联系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