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8-888

13588888888

新闻资讯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
联系方式:4008-888-888
公司传真:+86-123-4567
手机:13588888888

大葱行情赤湖镇是漳浦大葱最主要的产地

来源:未知作者:时时彩 日期:2019/01/12 10:45 浏览:

  在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打响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发令枪的基础上,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要求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文件指出现阶段我国农业面临的经济增速放缓、国内农业生产成本快速攀升、大宗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国际市场的不利形势,要求充分挖掘农业内部增收潜力,延长农业产业链、提高农业附加值,开发农村二、三产业增收空间,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

  继续强化农业基础地位,是我国经济新常态的要求。但如何强化?怎么强化?在农村产业深度升级过程中,如何有效提高附加值,有力促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发展?我们需要新思路、新作为。本报特从我省农产品产销现状中撷取案例,调查采访并试图寻找解题思路

  3月18日,本报报道,在全国春季大葱主产区漳州市漳浦县,早葱面临10年来最低价,产葱大镇赤湖镇尚有2万多亩大葱未采收

  “亩产1万斤左右,往年能卖到上万元。去年开市时一亩三四千元,后跌至几百元,价格为10年最低,连成本都拿不回来。”赤湖镇前张村的葱农陈景龙说

  十几年前,大葱种植引进赤湖,因收益可观,全镇70%以上人口从业,产品主要销往我国北方及韩国、日本等地。赤湖镇是漳浦大葱最主要的产地,去年大葱种植面积3万多亩。漳浦县为5万多亩,保鲜大葱出口量占全国的45%

  目前,大葱行情已有所回暖。以15公斤装的早季大葱为例,其市场价已逾9.5元甚至达11元。另外,中季大葱每亩预定价格也逾800元,最多逾1000元

  “当前,加工企业收购价为每公斤0.2元,算上加工与中间成本,尚能保本。农民仍亏本,却总算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损失。”漳浦县农业局经作站主任庄文彬说

  田间存量也大为减少。“全县种植早季大葱3万亩,田间存量约1万亩。”庄文彬说,目前每周能消化2000余亩,按此进度,全消化不成问题。此外,中季与晚季大葱由于所占比例小,且都属于套种,成本较低,销售压力并不大

  赤湖镇副镇长郑建华说:“形势在预估范围。北方大葱到4月基本售罄,全国大葱供应量大为减少,漳浦大葱成为国内主要供应地,市场行情自然有所好转。”

  当地也积极采取应急措施。春节前后,赤湖镇机关便开始与企业、加工商商讨对策,要求尽可能开拓国内市场。赤湖镇党委书记林龙喜说:“大部分加工企业主要做海外市场,订单有限,外销不行,只能靠内销了。”

  丽珍蔬果加工厂负责人陈小国勇挑重担。尽管滞销同样影响到其种植的逾200亩大葱,但他仍先组织人力和车辆帮其他葱农清场。其间,他在全国新开拓了七八个市场,每天为赤湖消化20多亩大葱。而最初一月,其日亏损额逾2万元

  经媒体呼吁,社会各界也加入爱心帮卖。2月初,“一亩田”福建大区工作人员与采购山东费县大葱的批发商张老板达成合作,第一时间通知驻漳浦产地人员配合,于2月10日将22吨漳浦大葱送达西安。目前,爱心行动仍有序进行。3月17日,南靖县先正达公司组织志愿者在大葱主产区设立爱心收购站,成批回收大葱。“近来,每天能卖100多亩大葱,跟春节前比,每天多卖出几十万斤。”郑建华说

  漳浦并非首遇大葱滞销。过去十年间,悲剧至少上演三四次。郑建华对2009年的滞销仍记忆深刻:“当时适逢金融危机,海外订单锐减,葱价跌入谷底,基本与今年持平。”然而,彼时赤湖大葱种植面积仅为目前一半,情况并没有如此严重

  然而,庄文彬表示,历次滞销并未积累有益经验。边清理存量边等待市场回暖,仍是应对常态。政府不乏引导,但“全民皆葱”的现状终未转变

  此次危机后,当地即启动应急机制,组织技术人员深入大葱主产区进行技术、价格、销售等信息指导,并及时掌握全县大葱产销情况。每天将最新行情在漳浦电视台上滚动播出,并持续到五月完成采收。3月中旬,漳浦县领导率队到赤湖镇调研,研究解决季节性蔬菜滞销

  漳浦县农业局经作站负责人表示,近年来,葱农扩大规模致产量过剩,价格下降。为节约成本,部分葱农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种植,抢占国际市场。蔬菜种植大户陈启泉建议,漳浦是全省的蔬菜种植大县,还是供港蔬菜基地,应建立上规模的蔬菜集散批发市场,将客商引进来

  当地也试图建立长效机制。首举是将于下月成立县蔬菜协会,致力在全县建起技术推广、价格行情、市场营销等信息平台。其次,计划投资2000万元,建立61座总占地4万平方米的冷库,已争取600多万元

  在庄文彬看来,在供过于求的市场大背景下,调品种、理结构更显急迫。从去年开始,当地逐渐引导农民种植台湾莲雾、黄秋葵等农作物。上月,在漳浦大葱行情研讨会上,他提出,应砍去当前种植面积的40%,改种胡萝卜、白萝卜、甘蓝等品种。他认为,当地农民多有种植经验,转产难度不大,症结在思维定势,“他们认为行情几年不好,下一年就能好起来”

  另一种思路是发展深加工。“大葱富含天然抗生素、蒜素,以及胡萝卜素、维生素、钙、镁、铁、硒等营养成分。若能进行食药用开发,对漳浦大葱而言是雪中送炭。”郑建华说。然而,目前国内鲜有此类研发。在赤湖镇,仅有两家企业生产方便面蔬菜包,原料主要是大葱尾部,产量消化极有限

  提高良种自主权也是当务之急。当前,漳浦大葱主要品种为日本“天光1本”。一亩地得花费种子费约200元,成本居高不下

  台湾经验亦是他山之石。宜兰县三星乡将葱产业与文创产业结合,跨界休闲旅游、高端餐饮等领域,创出特色品牌,有效规避了恶性竞争引发的菜贱伤农。但庄文彬认为,将一产与三产结合,发展空间纵然巨大,但运营经验与人才配备要求很高,发展深加工、将一产与二产结合是目前的最好出路

  在2014年中央一号文件打响加快推进农业现代化发令枪的基础上,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要求加大改革创新力度、加快农业现代化建设。文件指出现阶段我国农业面临的经济增速放缓、国内农业生产成本快速攀升、大宗农产品价格普遍高于国际市场的不利形势,要求充分挖掘农业内部增收潜力,延长农业产业链、提高农业附加值,开发农村二、三产业增收空间,推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推动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和农业现代化同步发展

  继续强化农业基础地位,是我国经济新常态的要求。但如何强化?怎么强化?在农村产业深度升级过程中,如何有效提高附加值,有力促进农业增产、农民增收、农村发展?我们需要新思路、新作为。本报特从我省农产品产销现状中撷取案例,调查采访并试图寻找解题思路

  3月18日,本报报道,在全国春季大葱主产区漳州市漳浦县,早葱面临10年来最低价,产葱大镇赤湖镇尚有2万多亩大葱未采收

  “亩产1万斤左右,往年能卖到上万元。去年开市时一亩三四千元,后跌至几百元,价格为10年最低,连成本都拿不回来。”赤湖镇前张村的葱农陈景龙说

  十几年前,大葱种植引进赤湖,因收益可观,全镇70%以上人口从业,产品主要销往我国北方及韩国、日本等地。赤湖镇是漳浦大葱最主要的产地,去年大葱种植面积3万多亩。漳浦县为5万多亩,保鲜大葱出口量占全国的45%

  目前,大葱行情已有所回暖。以15公斤装的早季大葱为例,其市场价已逾9.5元甚至达11元。另外,中季大葱每亩预定价格也逾800元,最多逾1000元

  “当前,加工企业收购价为每公斤0.2元,算上加工与中间成本,尚能保本。农民仍亏本,却总算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损失。”漳浦县农业局经作站主任庄文彬说

  田间存量也大为减少。“全县种植早季大葱3万亩,田间存量约1万亩。”庄文彬说,目前每周能消化2000余亩,按此进度,全消化不成问题。此外,中季与晚季大葱由于所占比例小,且都属于套种,成本较低,销售压力并不大

  赤湖镇副镇长郑建华说:“形势在预估范围。北方大葱到4月基本售罄,全国大葱供应量大为减少,漳浦大葱成为国内主要供应地,市场行情自然有所好转。”

  当地也积极采取应急措施。春节前后,赤湖镇机关便开始与企业、加工商商讨对策,要求尽可能开拓国内市场。赤湖镇党委书记林龙喜说:“大部分加工企业主要做海外市场,订单有限,外销不行,只能靠内销了。”

  丽珍蔬果加工厂负责人陈小国勇挑重担。尽管滞销同样影响到其种植的逾200亩大葱,但他仍先组织人力和车辆帮其他葱农清场。其间,他在全国新开拓了七八个市场,每天为赤湖消化20多亩大葱。而最初一月,其日亏损额逾2万元

  经媒体呼吁,社会各界也加入爱心帮卖。2月初,“一亩田”福建大区工作人员与采购山东费县大葱的批发商张老板达成合作,第一时间通知驻漳浦产地人员配合,于2月10日将22吨漳浦大葱送达西安。目前,爱心行动仍有序进行。3月17日,南靖县先正达公司组织志愿者在大葱主产区设立爱心收购站,成批回收大葱。“近来,每天能卖100多亩大葱,跟春节前比,每天多卖出几十万斤。”郑建华说

  漳浦并非首遇大葱滞销。过去十年间,悲剧至少上演三四次。郑建华对2009年的滞销仍记忆深刻:“当时适逢金融危机,海外订单锐减,葱价跌入谷底,基本与今年持平。”然而,彼时赤湖大葱种植面积仅为目前一半,情况并没有如此严重

  然而,庄文彬表示,历次滞销并未积累有益经验。边清理存量边等待市场回暖,仍是应对常态。政府不乏引导,但“全民皆葱”的现状终未转变

  此次危机后,当地即启动应急机制,组织技术人员深入大葱主产区进行技术、价格、销售等信息指导,并及时掌握全县大葱产销情况。每天将最新行情在漳浦电视台上滚动播出,并持续到五月完成采收。3月中旬,漳浦县领导率队到赤湖镇调研,研究解决季节性蔬菜滞销

  漳浦县农业局经作站负责人表示,近年来,葱农扩大规模致产量过剩,价格下降。为节约成本,部分葱农转移到东南亚国家种植,抢占国际市场。蔬菜种植大户陈启泉建议,漳浦是全省的蔬菜种植大县,还是供港蔬菜基地,应建立上规模的蔬菜集散批发市场,将客商引进来

  当地也试图建立长效机制。首举是将于下月成立县蔬菜协会,致力在全县建起技术推广、价格行情、市场营销等信息平台。其次,计划投资2000万元,建立61座总占地4万平方米的冷库,已争取600多万元

  在庄文彬看来,在供过于求的市场大背景下,调品种、理结构更显急迫。从去年开始,当地逐渐引导农民种植台湾莲雾、黄秋葵等农作物。上月,在漳浦大葱行情研讨会上,他提出,应砍去当前种植面积的40%,改种胡萝卜、白萝卜、甘蓝等品种。他认为,当地农民多有种植经验,转产难度不大,症结在思维定势,“他们认为行情几年不好,下一年就能好起来”

  另一种思路是发展深加工。“大葱富含天然抗生素、蒜素,以及胡萝卜素、维生素、钙、镁、铁、硒等营养成分。若能进行食药用开发,对漳浦大葱而言是雪中送炭。”郑建华说。然而,目前国内鲜有此类研发。在赤湖镇,仅有两家企业生产方便面蔬菜包,原料主要是大葱尾部,产量消化极有限

  提高良种自主权也是当务之急。当前,漳浦大葱主要品种为日本“天光1本”。一亩地得花费种子费约200元,成本居高不下

  台湾经验亦是他山之石。宜兰县三星乡将葱产业与文创产业结合,跨界休闲旅游、高端餐饮等领域,创出特色品牌,有效规避了恶性竞争引发的菜贱伤农。但庄文彬认为,将一产与三产结合,发展空间纵然巨大,但运营经验与人才配备要求很高,发展深加工、将一产与二产结合是目前的最好出路



相关推荐:



时时彩
电话
短信
联系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